年輕女孩的經痛---從別人的研究報告中學習


經痛是一種很古老的女性疾病,糾纏女性已有好幾十世紀,很可惜,今天醫生群裡還是無法找出方法阻止它的發生,而所能提出的都是病症已出來之後各家的診療經驗,所以處方是五花八門,不單單讓作醫生的我們如入迷宮,當然也讓病家有無一適從之感,但唯一讓醫生確定的是這個經痛(內膜異位症)是一種累積漸進性的疾病,起初的病灶都很輕微,大家所熟諳的卵巢巧克力囊腫、肌腺瘤和肌腺症都是幾年後才形成的,那時候大大的巧克力腫會壓縮正常的卵巢組織甚至功能,肌腺症瘤會使子宮腔室變形,這腫情況下,要受孕就困難多了。所以女性要幸福,治療就要趁早。不要小看經痛的殺傷力破壞力,也不要再相信等結婚生子之後就會好的話,因為那一天妳若不能懷孕,不就太遲了。也因為臨床上已有太多的不孕實例証實。


最近看了一篇外國醫學雜誌刊載討論有關青少女經痛的文章,今摘錄給各位參考,我們或許可以從他們的治療實例中去體會經痛或內膜異位症的可怕、治療的困難以及此症對醫生的挑戰,而能提高對此症的警覺心。


實例一:


一位只有13歲的小女孩,就已經遭受很厲害的經痛達6個月之久,有時候更糟糕的是會劇烈嘔吐,她並沒有過性關係,飲食習慣也很正常,初訪醫生時,處方是低劑量的避孕藥,可是之後小女孩仍受腹痛經痛所苦,醫生不得已作腹腔鏡檢查(這麼小在台灣很少父母會答應),檢查時發現後穹窿(子宮跟直腸之間)已有些許點狀的內膜異位痕跡,骨盆腔其他地方都很乾淨,醫生當場有作電燒處理,術後仍給低劑量的避孕藥跟止痛藥企圖壓制異位內膜再生達一年之久,可是仍然沒效,女孩因有鬱卒傾向而停藥,而改針炙處理,疼痛稍緩,但2年後,疼痛程度又回復跟以前一樣,醫生再作一次腹腔鏡檢查,此時竟然發現內膜異位侵蝕更加厲害,已佈滿了整個腹壁,所幸還沒有粘連現象


實例二:


一位16歲的年輕女孩因突然急性右下腹痛,伴有噁心、嘔吐及食慾不振等症狀到醫院掛急診,她除了有過輕微的大腸激躁症及容易疲倦以外,都還蠻健康的。當時她因被懷疑是盲腸炎而緊急開刀,可是開了之後卻發現盲腸正常,其他部位也很OK,所以外科醫生請來婦科醫生支援。結果在子宮後面底部發現幾粒正要發育的異位內膜斑點。電燒處理後女孩出院繼續服用低劑量避孕藥預防,可是女孩還是一直受經痛所苦,所以醫生改用Luprone注射,起初還蠻有效的,但兩年後疼痛又來,醫生再替她作第二次腹腔鏡檢查,打開之後除了子宮前後已有異位內膜蹤跡,連橫隔膜也有了。


實例三:


一位經痛非常厲害的13歲女孩,接受避孕藥跟止痛貼片治療,因效果不彰而接受腹腔鏡檢查跟電燒治療,因為有在子宮後面發現異位內膜班點,術後改用避孕貼片繼續治療。這中間女孩曾失聯過,5年後她因經來劇痛而出現,醫生替她作第二次腹腔鏡檢查,發現異位內膜已到雙測卵巢。


子宮內膜異位症一度被認為是成年女性的專利,但事實不然,據專家研究指出,在有經痛的年輕女孩的族群裡邊,發現有高達73%是患有內膜異位症的。也因為她們年輕,腹內的吞噬細胞能力還很嫩,所以較無法勝任清掃子宮經輸卵管來的內膜碎片(人體內有一組防衛細胞如吞噬細胞,能吞食外來的不良菌體),所以日後比較容易變成厲害的異位症如巧克力囊腫、肌腺症或腹腔內粘連等就像前面報導的那三件例子一樣,而一旦有這種情況就很容易導致不孕,所以婦產科醫生們對於這些小女孩,大家都有一個共識,就是應該早一點下手治療,日後才不會有後遺症。但很可惜,有很多女性或母親往往忽略了這一點,總覺得惡運並不會降落於自己身上,可是有一天真的是這樣的話(其實外國醫生也常碰到類似的困境),不是太慢了點?我手頭上就有幾件實例,她們的子宮已漲的不成樣,或因巧克力腫開多次的刀,想懷孕就是不能,她們心理其實是很痛苦呢。


要治療小女生的經痛,方法跟大人差不多,最常被用到的是避孕藥,它的原理是壓抑卵巢不分泌雌激素跟黃體素,而逼迫異位內膜萎縮,可是我認為沒有效,因異位內膜僅是萎縮而非消失,所以避孕藥不吃了,經血會來,異位內膜處也會出血,那時又會開始經痛了,所以我一向不用它。再來就是長效性黃體素注射劑Depo-provera)本來它是用來避孕,每3個月打一次很方便,但拿來治療經痛尤其是肌腺症,效果奇佳,可惜台灣已不進口多年,現今東南亞國家卻仍有在使用,所以我始終覺得很奇怪不知是何原因?但不建議用在小女生身上。


Luprone注射劑,價碼很高又需連打3-6針,所以常在大都會的醫院可以看到蹤影,鄉下的話,病人往往會考率再三,打退堂鼓的居多,因有致骨鬆之嫌,所以很少用在年輕族群,我也不喜歡用它,因覺得它的高價碼是病人的負擔,還有我不用這種藥而用健保藥也可以把經痛治好,何樂而不為。


這個藥就是療得高,因它是類似雄激素,所以有多病人不敢服用怕有副作用,但我是將劑量縮減到一天一顆量,且才吃21天,所以追蹤下來沒半點後遺症,而且效果超好,20年了,治癒率接近一百,有經痛困擾的女性不妨來羅東一試。


至於gestrinone它與療得高同宗,我並無此經驗,所以不敢亂寫,我沒想去用它是因為我一直對療得高抱持高度的認同,很得心應手,所以對它藥沒半點意願。


內膜會亂跑是很無奈的事,而它在子宮腔外卻又不乖會惹病,所以不得不要治它,而且腳步要快,否則讓它得逞,不但遭殃又很難收拾。由別人的例子可以知道它很可怕,但是否要作腹腔鏡來確診,則是見人見智,我嘛,是不會用到這一招,因只要我能讓病人不經痛就很OK,何必動到刀呢。

    全站熱搜

    l4i0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