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被誤以為骨盆腔發炎的女性下腹疼痛症

醫生的職責之一就是竭盡心力廣讀資料,想盡辦法去挖掘病因,想出有效的治療方法來幫忙病人去除病痛。找不到病因或與病痛和平共處的言語,我總是覺得不妥,尤其是女性,生殖器官又是隱藏在身體深處,更需要醫生費心費力去找尋,而不能一概就打入精神官能出了問題。

今天一位37歲的中年婦女因腹痛厲害4天而來就診,她已有兩位小孩,她沒拉肚子,也沒發燒,也不是正逢排卵期,在此之前,她已至他院婦產科診治達一年之久,皆認為是骨盆腔發炎且吃止痛藥解決而已,這期間也上過台北大醫院好幾趟,不過腹痛仍在,所以這次又痛了,才來診間。

我先用腹部超音波檢查,發現膀胱很漲,我問道,妳會不會常小便,她說會,我說那就先驗尿並盡量解乾淨再作一次超音波檢查,結果發現有不少的餘尿,我解釋說,有餘尿,表示病因在尿道才讓尿解不乾淨,又膀胱24小時都在積尿,所以會痛,這是妳腹痛的原因之一,至於尿道有那一個段落出了問題,等一下內診找看看,一般而言,女性尿道雖只有3公分長,但內部構造卻各有不同,我會把它細分成3小段逐一檢查,病人躺好之後,我先用食指在陰道內近膀胱處往上壓,結果病人痛的叫了一聲,我說這是妳腹痛的另一個原因囉,叫尿道上段神經炎,之後我檢查尿道中段,結果沒事,我再檢查到尿道口外面前庭部,結果也沒事。我說這是這裡神經發炎引起的腹痛,可以直接在那裡打針就可以治好,她爽快答應,我就幫忙她處理,之後她下內診台說好很多了,三天後復診時說沒事了。

一位新移民女性,嫁來台灣多年,會講國語,能力很強,曾是小吃店的主廚,她常受尿血之苦,看過泌尿科跟我,往往打針吃藥,血就不見了,可是有一次卻哭哭啼啼來診間說她肚子痛的非常厲害,雖然有看過內科,雖然我前幾天又替她治療尿血症(膀胱鏡檢查正常)而且也痊癒,我覺得事有蹊蹺,會不會是尿道憩室症?所以請她上內診台,果然不出所料,在陰道上端往內約3公分處擠壓,結果她痛的屁股不由自主往內縮,我說這就是問題所在,沒問題的,請放心,我信心滿滿地說著,我仍給她打止痛針,也給口服抗生素,只不過是換了另一種藥方而已,然後安慰她說,不要擔心,打個針吃個藥就會好了,但是第二天又來了,她一面掉眼淚,一面直要我幫她的忙,因為腹痛仍非常厲害,她已整晚沒睡覺,凌晨她又去急診室一趟,不錯過還是很痛,我在想怎麼會這樣呢?我在度請她上內診太台,這次直接找尿道上段的地方,一觸摸,她又叫了起來,之前我在研究女性尿失禁的問題而翻閱醫學論文時,發現有些醫生在膀胱與尿道接縫處採直接注射法,又我用打針治療前庭炎已有一些經驗,又知道尿道上段下有一條神經分支與前庭神經共同來自於會陰神經,所以如果用打針的方法是否也有效?但是我以前沒這種經驗,只好一面思考,一面進行,結果病人下來後面露微笑說不痛了,這時我才舒了一口氣,這是我第一次在此處打針,而且一針見效,之後經過幾次改進,現在已是老手了,而且也漸漸發現於此處有毛病的女性真的不少。

由於女性共病觀念的建立,屬於此類的論文也多了起來,也讓我們能逐步摸清女性疾病發生的來龍去脈,表面上兩者看起來毫不相干的病症,如之前提過的纖維肌痛症與外陰前庭炎、子宮內膜異位症與偏頭痛等等,實際上底子裡卻是脈絡相連,這也讓女性病人不必一直處在不知病因而被醫生規勸需與病痛和平共處的陰影之下,那種無助感是旁人所無法了解跟體會的。又若沒有共病觀念的認識,我根本不會想到骨盆腔疼痛要去女性陰道內去找原因,我仍然會跟其他人一樣,對這類病人都以骨盆腔發炎處置,若無效再換藥的動作而已。

再舉一個例子,日前,一位年輕女性,未婚但有性關係,因一直腹痛而被收住院治療,住院期間,身體一直微溫不下,不過白血球並不高,她曾照過電腦斷層檢查,並會診各科醫生,這包括泌尿科、婦產科跟外科,但都沒正確答案,可是仍然每天腹痛跟發燒,8天後醫生叫她出院了,她覺得這不是辦法,所以轉來我診間,我仍然照我的慣例,先照腹部超音波,了解她膀胱積尿的程度,然後再請她去取中段尿送檢及盡量將尿解乾淨,再回頭照一次超音波,結果膀胱已無積尿而尿檢也正常,我再請她上內診台,先檢查外陰前庭部,並無異常,再內診檢查腹部上方、再來是子宮及兩側輸卵管,再來是腹腔後面,結果都正常,我再檢查陰道兩側,也無壓痛,但是往上觸碰尿道上段處,病人就叫起來了說很痛很痛,我跟她說明說這是病兆的地方,需直接打針治療,她原本聽不懂,以為要打屁股,就說好,但仍略有遲疑,說我在醫院已經不知打了多少針了都沒效,現在再打會有效嗎?我知道她誤會了,就再說,不是啦,要打陰道裡面,她嚇了一跳,會痛嗎?能打嗎?我再作解釋,她才勉強答應說好吧,試看看,不然的話,再這樣折磨疼痛下去,我真的會起笑。我替她治療之後,她下台,肚子摸一摸,驚訝的說,真的不痛了,我笑一笑,沒做什麼回應,僅吩咐她帶藥回去吃,三天後回診,她說肚子沒再痛了,我說發燒呢?她笑著說也沒了。待續

 

l4i0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