類風濕關節炎全身疼痛的另類治療

這是一件無心插柳柳成蔭的故事。                                            

約民國87年左右,我有一位阿婆級病人,她來診間給我診治約有10年,10年間,主訴都是一樣,就是下體一直熱熱的很不舒服,又坐椅子後要起來,一定要扶著桌子慢慢起來幾秒鐘才能起步走路,否則一定會再跌坐在椅子上。我有內診,也感覺出來陰道內確實很燙,起初認為這是更年期及老化在作祟,所以給她荷爾蒙服用,也以為能很快幫她解除痛苦,可是一天一天過去,荷爾蒙也不知吃了幾包,也曾改用荷爾蒙針劑,可是阿婆的抱怨如舊,此時自己臉上已掛不住,當醫生好幾十年,還有解決不了的女性問題,自己不是很糗嗎?心想會不會她是發炎?但白帶卻不多,分泌物的顯微鏡檢查也沒什麼異樣發現,但是我我還是給了她抗生素吃,但結果還是沒效。我趁出國進修之便,問了日本老師,回答還是在更年期及發炎這兩點身上繞,回來之後,心有點不干願,也曾自掏腰包買很貴很貴的消炎藥給她吃,結果還是沒效。最後也曾建議她去看精神科或她科,不過幾個月不見,她又出現了。這樣反反復復過了將近十年,我實在不甘願不服氣無法駕馭,心想這問題到底出在那裡?自己有一天突然覺醒,想自己何不從女性下體的解剖及組織神經血管從新復習,然後再去找與前庭部等有關的論文,才發覺有關的文章竟然達數千篇以上,所以拼老命研習了近5年,連上飛機出國旅遊,也在機上讀論文,這樣尋尋覓覓,終於將這位老阿婆治癒了。

類風濕性關節炎是一種與免疫有關的慢性發炎疾病,除了有機會讓關節變形外,最折騰病人的就是全身性的疼痛,比例約有68-88%之間,因為很痛,所以有此之說,減少疼痛作為治癒風濕性關節炎的指標。引發疼痛的原因仍不甚明瞭,僅知道是末梢神經對痛的敏感度增加,而中樞神經系統(即腦)對痛的忍受度降低合併引起的。

以前認為只要降低類風濕關節炎的發炎指數就可以減少疼痛,研究結果確實是這樣,可是此方法降低的幅度僅有20-40%而已,所以其實病人都還在受疼痛的折磨。因此就有醫生直接就用止痛藥藥來止痛,這包括非匹林類的止痛藥,還有大家很耳熟能詳的普拿疼,有的醫師認為疼痛的反應與情緒有關,所以就以精神科的藥物來治療,再不行的話,就用上嗎啡了。翻遍了所有有關的論文,所提到的藥物治療都離不開這五種,但大家都知道療效確實有限,因患此種疾病的女性較男性多,所以婦產科醫生會碰到這類的病人的原因。而在診間問病史的時候,婦產科醫生也相對地能知道病人有過什麼疾病跟病痛,對病人而言,她是分不出病痛是因風濕性引起的或跟婦產科有關,所以有了病痛,她們自然而然就會來到婦產科門診來尋求答案跟解決方法,雖然表面看起來,背痛及四肢酸痛看起來跟婦產科扯不上關係,可是因為類風濕性關節炎的疼痛是末梢神經過度敏感化引起的,那女性前庭部發炎也是底下神經網路敏感化才引發疼痛,這兩者間是不是有某種程度的關連?所以朝這些病人的前庭部方向去找,結果真的被我找到了,當時也沒什麼把握,僅要求病人給我治療看看,沒想到針打完之後,病人的反應竟然出其的好,日後的追蹤也都很滿意,之後接連幾個風濕性的案例也都被我用同樣的模式治好了,所以才想到提出這個不大一樣的療法給有此病痛的類風濕性關節炎的女性作個參考,風濕性是種需長期抗戰的疾病,不過天無絕人之路,病痛的解除還是有法子的。今舉幾個我治癒的例子給各位分享。

第一例,是前幾天的最新的例子,她是近50幾歲的職業婦女,開家麵食攤,平時就很忙碌,身體四處酸痛被認為是很常見的事情,她也很認命,因為要拼經濟嘛,但是一年前,她的左手腕關節開始疼痛的不得了,尤其是輕輕敲打的時候更是劇烈,她求就本地醫院,甚至台北大醫院,皆診斷為類風性關節炎,接下來當然一系列的治療,可是腕關節、背部及腳底疼痛依舊,聽別人介紹,所以轉來我的診間碰運氣,經我內診找到病點後並治療,現以不痛了。

第二例,年37歲,類風濕性關節炎已有10年病史,一直在服藥中,當然也有止痛藥,可是全身關節、背部酸痛不減,她來診間是因婦女問題而來,但詢問病史時,知道她有這方面的困擾,我自我推荐說想替她試試看,找其它可能的原因,她答應後,我就趁內診之便,在前庭部找到痛點,替她治療後,她已全好不痛了,這裡要強調的是類風濕性關節炎仍需專科醫生繼續診治,我治療的部份僅是她們的酸痛而已,因真的有效,才介紹給各位參考。

 

l4i0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