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行醫多年,接生無數,開刀無數,也在國內外努力進修學習,期盼自己儘量提高醫療技術,但我一生唯一最大的遺憾是沒有辦法將我的朋友在自然產後發生凝血機能不全症中救回來,在此之前一個月, 同樣場景,同樣疾病,但不同產婦,發病之時,其他會診醫師皆搖頭無望之時,我不甘願服輸,用我的鮮血傳輸到她身上,說也奇怪,她就這樣一下子就慢慢止血且好起來,她及家人現在仍然是我的好朋友,這是事成成英雄的例子.可是換一個月,我的朋友,(以前三次生產都是我幫忙的),就沒有那麼幸運,雖然是我唯一的一次,但不論我以前多努力多成功,失敗了, 不究其因為何, 我就是狗熊至今, 我雖低調不辨,但三不無時,被不明究理的人提出,我好無奈喔!上帝啊,,---這是一件發生在10年前的故事.


凝血機能不全症是所有婦產科醫師最不願碰到又無法避免的疾病,這也就是我為什麼一直強調要到大醫院生產的原因.


我是宜蘭縣人,家在鎮內是理所當然,去醫院,騎摩托,快如風,鎮內兩家醫院的婦產科醫也全數住院外, 距離不短,只是大家不清楚而已,我曾計算過,他們無論開車或走路,(沒人騎機車)就是比我慢,這兩家我都呆過,皆一呆就是10年以上

    全站熱搜

    l4i0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