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戰聖母醫院告白


再沒多久,臉上歲月的年輪又要再添一筆了,在醫界這個職場裡翻滾了幾十寒暑,肢體的各部分早已露出老態,髮白,齒落,皮鬆,鲔魚肚已不足怪,但老爹,爺爺,阿公仔的稱號卻如影隨行揮之不去,不甘願啊!我活力還蠻好的呢!那你又能怎樣呢!真是的,老伙仔,嘴硬,死不認輸!對,我就是不服氣認輸,要跟我很多同學一樣退場休息,我才不幹呢。我外形雖然不佳但清醒的腦筋依舊健」在,多年來的行醫經驗、知識和心得都還全數聚集於腦子內繼續不停的運轉,沒半點凸槌或消退,還計劃再去進修拼鬥幾年呢(有點在作白日夢)我還想繼續作我喜歡作的事---就是憑我所學,盡我所能來幫忙診治病人--直到不行。


我從小住宜蘭壯圍,但卻在南澳出生。我會講臺灣話,但卻是道地純種的客家人。很小我就離開南澳山居,住在蘇澳並讀小學,三年級完轉念宜市中山一年,因家父任職壯圍,故又到古亭念小學最後兩年課程。初高中就在宜中呆過,大學則在台中中山。當完兵,就直接回聖母婦產科工作,現聖母陳副院長在當時的科內與我才只有二位年輕醫生(還有一位主任)他較資深,對我不錯,教我很多。三年後,我申請到三總進修的機會,才離開聖母。一年結束,因聖母無缺,我改博愛作事,沒多久就升主治醫師級。那年長庚現副院長宋永魁醫生才從英國留學歸國,我因長輩介紹認識,在許董事長的允許下跟隨宋副習不孕一年,我喜咖啡幾乎中毒程度就是在那一年開始,因為開刀拉鉤時間長很容易打瞌睡。回來服務二年,期滿時剛好聖母缺人,神父院長要我回去,我才又轉院,因當時我已成家有大女兒,並已全家信奉天主,才有回聖母的舉動。一愰就十幾年,這當中有去台大跟 謝 教授學超音波,榮總學產科,並至基隆海軍醫院習產科麻醉和婦人有關皮膚科診治,我的皮膚科基礎就在那時建立的。我曾赴日北里大進修不孕及無痛分娩,並在民國81年再到日本學子宮鏡檢。風平浪靜無三日,世事多紛擾,我因個人因素不得不離開聖母,蒙許董事長抬愛,我又在博愛繼續工作,這期間我不改習性,又東奔西跑,不是再到榮總跟趙主任習婦癌,就是再至台大再跟 謝 教授習超音波及試管,或台北長庚腹腔鏡手術,86年又去日本一趟學我最拿手的子宮鏡檢跟手術。


因我在家開小診所,博愛的門診早在4年前就停,只留住院部分,這樣安排坦白說對病人有點不方便,我又喜念書寫文章跟開刀接生,所以2個月前在一個偶然的機會知道聖母能允許一個診給我發揮跟照顧病人,經過慎思之後,我再度跟博愛說goodbye,回歸聖母去了。這是我第三度進入聖母院門,聖母神像依在,希我熱忱的心也依舊旺盛。


從 十一月一日 起我在聖母的門診暫定每週五下午2點到五點,其它如接生開刀子宮鏡檢及動刀仍24小時待命,當然家裡仍是在大家休息的時段中午跟晚上開診。


我三進這兩家緊鄰的大醫院,也算是一種金氏記錄吧!

全站熱搜

l4i0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