嘔死了,感染一次就受夠了,竟然還來第二次


一位45歲的中年婦女,穿著高上,舉止高雅,從談吐看來像是大戶人家。抱怨一週來下體分泌物特多,惡臭難聞,之前雖有赴多家診療所就診,但沒改善起色,故轉過來想碰碰運氣。我仍照自己的診療習慣,先照腹部超音波,看看子宮和卵巢是否有異樣。OK之後,再轉為內診。但鴉嘴撐開之時,白帶之多誠如病人剛才所述,味道撲鼻另人作嘔。(但我們為醫者可不能表現憎惡的表情出來,必須不露痕跡偷偷閉氣忍耐,不然的話,會對病人沒禮貌,這是婦產科界早有的一個不成文規矩,就是為了表達對女性病人的尊重,婦產科醫生是不戴口罩的,除非自己得了流感等傳染疾病,所以我也一向沒戴,不過現在有些醫生已各自改變了)我隨即取一些分泌物當標本在顯微鏡下觀察,只見一大堆小生物在那裡亂闖,經驗告知這是陰道滴虫。我將發現結果告訴病人並給予藥物治療,因這種疾病一向被戲稱夫妻病,所以也請她帶藥回去給先生服用且吩咐暫時禁慾一週,三天後病人回診,症狀已好了大半了。可是兩個禮拜之後,這位女士又突然出現在診間,當時我還以為她的病未好病症還在,就問說先生不肯吃藥吧?她回答說不是,那個白帶已經沒有了,先生也很配合吃了,只是恥骨的地方這兩天癢得受不了睡不著,不知是什麼事情,所以再來回診。我聽了滿腹問號,黴菌嗎?上次可沒發現到,治療不完全嗎?可是她又說沒事了,到底是???????所以我只好再請她上內診台一看究竟。一看,嚇了一跳,怎麼陰毛上有很多黑芝麻在那裡鑽動,啊!是陰蝨虫,我輕輕地叫了一聲,兩週前,我確定這位太太的這個地方很乾淨,絕對沒有這些東西,才幾天而已,怎麼會爆出另一個生物出來?先生在那裡工作?台北,難怪,我心裡這麼想到,可是一次就丟給太太兩種不很光彩的禮物,也太超過吧。雖然他很辛苦,必須離鄉背井出外拼經濟。


我們都還記憶猶新,60年代左右的台灣曾流行過頭蝨病,因群眾聚集人頭鑽動,頭蝨才會傳來傳去,這是大家所知道的理由,這些都是在光天化日下進行的,可是同樣是同宗兄弟,陰蝨為何卻偏偏專找人家的私密處下手,就令人費解。難道陰部的血液比較營養嗎?或是陰蝨生性賊頭賊腦,專作見不得人的事?可是這樣也好,讓偷吃的無法狡辯,因這可是你在外尋花問柳的確鑿證據。陰蝨有8支腳,左右各四,但只有6隻會攀爬,因身軀小,所以毛的間距少於2mm時,牠們才有辦法在髮際間像猴子般盪來盪去,這也是為什麼認為性直接接觸會被傳染的原因,也是偷吃者的另一個間接證據。而也因此知道陰蝨沒辦法穿越身體遠征頭髮的原因,不過胸毛多的男士,陰蝨還是可以借道,然後在腋毛及睫毛上出現。至於陰蝨在頭髮中能不能存活就沒有人報告了。陰蝨吸人血活命,離開人體大約20分鐘就會歸天,所以旅店的更新床舖或滾燙的溫泉照道理是沒牠的蹤影,旅遊時飯店內的衛浴及陳設是大可放心使用的。而花心的男士(或女士?)在問柳前若肯花1-2分鐘點燈檢查對方,也不失一個自保的方法,不要性急昏了頭,關起燈來就直衝,若漏了氣會害自己而且增加穿幫的機會。此時穿保險套是沒用的啦。


陰道滴虫又是另一種在男女性器官內遊玩的性,但牠卻藏在陰道內,或陰道周邊有孔隙的地方,如尿道口、尿道旁線體等或男性尿道,前列腺體。所以男生是沒辦法從女生下體外表發現蛛絲馬跡。牠為什麼會只藏匿在陰道內沒人知曉,因人體咽喉及直腸也有滴虫的蹤跡,只是跟陰道的不同宗,而且都沒法度在陰道活命。我想它可能是來自於咽喉或直腸的滴虫變種型,畢竟在直腸的生活環境太差,所以要換個適合的居所,但這樣卻害死了人類,尤其是在家守候的婦女,因為若染上此症,女性80%以上都會有很討厭的症狀,如大量膿性白帶,下體奇癢無比以及惡臭難聞的腥味,男生則只有20%會有,而且很輕,頂多尿道口流出一點點分泌物,小便一點點痛而已,這真的有點不公平,因你在外面爽,卻將痛楚丟給家裡可憐的那一位,我認為這是很不應該。不過上面的那位先生尋花的段數也太差了,竟然一次就受染兩種病也不知。不過防治滴虫侵凌,保險套還真的有效,所以男士在外工作,若臨時需求而沒什麼把握時,戴保險套還是比較保障。


性病的病原體生長歷史都很久遠,不是上萬年,就是上千年,源頭在那裡,目前專家也都還不知道,可是它們都是國際品牌,名聲始終不墜,品種也沒什麼改變,為什麼人類還是無法消滅它,最可能的原因就是男人尋花的習性自古以來一直沒變,所以要去除可說很難。所以唯有潔身才是上策,潛伏期是4-28天,專家有說,男士偷吃一次而已,約2/3會受感染。

全站熱搜

l4i0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