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為什麼非與慢性疼痛共處不可

有醫生這樣寫到;看過很多科包括中西醫之後,若仍然無法將身體疼痛去除的話,就轉個彎從另一個角度來思考,也就是回過頭來學習與這種慢性病痛和平共處,否則慢性疼痛還會引發下一個疾症出來,以現在醫學這麼進步的今天,還會有這種叫病人妥協消極的說法,就顯示出我們為醫者真的還有待努力的地方。以我而言,我是有點不贊同這個觀點跟作法,至少在婦產科領域裡面,因為全世界已經有很多很多的醫學專家在女性疼痛這個領域裡努力鑽研了上百年,雖然目前還沒有真正解開這個潘朵拉,可是也有了一定程度的成績,包括我這位老老的在內,也不服輸地隨著他們的腳步,在這個疼痛區塊,在一個小小的小鎮裡努力鑽研了7年,相信有朝一日,專家他們一定會帶領我們作這些作婦產科醫的跟女性病人一起遠離身體所有痛苦的。

可是自古以來外國醫生卻是這樣定義疼痛的,他們認為疼痛僅是身體的症狀而已,是另一種疾病所引發的,所以醫生其實是要幫忙病人去尋找這個病因,而不是止痛藥吃吃而已,這樣才能根本治癒身體的疼痛。雖然病因很難找尋,可是這仍需要醫生跟病人共同努力以赴的。

本土醫生將疼痛分成急性與慢性,急性是身體內受到損傷如開刀或子宮外孕所引發的警訊,所以病因解決,疼痛就消失,這是大家都知道的常識。可是慢性疼痛就不是這樣子,有刺痛、灼熱、悶痛,持續性或間歇性,會發生在身體各部位,如關節痛、下背痛、肌肉神經痛及頭痛等等,等於是一種綜合型的疼痛。所以急性有明確病因容易處理,可是慢性就難了。

慢性之所以形成,專家認為除了部份是急性轉換來的之外,其它被認為是找不到任何病因及精神上過度敏感兩種。所以有慢性疼痛的患者治療期往往很長,也因效果不彰,常讓病人有了各種程度的心理障礙,而影響了日常生活的品質及社會適應能力。那位作者就舉一個實例,就是一位老人家,不忍心老伴長期受病痛的折磨,自行結束她的生命,再自行了斷的悲劇。

也因為被認為不知原因居多,所以臨床上就有很多方法被拿來使用,如針灸、局部電擊、用高濃度葡萄糖液作組織修護,打玻尿酸、注射肉毒桿菌或最新的肝素或心理輔導等等,可是作者坦言,大部份的慢性疼痛,都無法透過藥物,獲得根治,僅有舒緩功效,而長期服用,又有成癮高風險,所以作者最後建議如果無法立即改善疼痛,至少應該學會如何與慢性疼痛和平共處。又有另一派醫生說,有些病人所遭遇的疼痛不全然可以用身體上的疼痛來解釋,或當病人的疼痛無法以藥物來解決時,這時是需以整體痛的概念來評估,如生理、心理、社會及靈性等層面來考量,也就是學著與疼痛和平共存。

一般女性民眾有了疼痛問題,多會先找神經內科、復健科或骨科診治,但是很少人會想到婦產科,而婦產科醫生本身也很少人會想到這明明是它科的範圍,怎麼會扯上婦產科呢?所以才有那麼多女性一直在受疼痛折磨,到最後反而被要求要跟疼痛共處,或求救精神科,真的是情何以堪。不過最新一期外國醫學期刊登載一則話卻是認為若女性身體有無法解釋的疼痛,大部份都可以在外陰前庭處找到病因,這是一句很鼓勵大家的話,畢竟天無絕人之路的明訓總是對的。上帝總是站在我們這邊的。

外國醫學雜誌是這樣寫的(2015年4月版):Interestingly, the comorbid disorders reported to co-occur with vulvodynia are “medically unexplained pain disorders”,higher incidence of irritable syndrome(IBS大腸激燥症),fibromyalgia(纖維肌痛症),chronic fatigue syndrome(全身倦怠症候群),temporomandibular joint and muscle disorders(顎顳疼痛症,我取名為咬肌症候群), interstitial cystitis(間質性膀胱炎),and overall poorer quality of life has been reported in cohort of women with vulvodynia compared with women without vulvodynia,women with vulvodynia are likely to have at least two comorbid conditions,the two most common reported comorbid conditions are IBS and fibromyalgia,furthermore,the prevalence of comorbid conditions increases with the severity of vulvar pain.

這是一條新的思考之路,值得大家共同努力。而與痛共存的論調是真的不要再有,一定要努力去挖掘病因出來,不管病人她是老的或是年少的。不過這個妥協的觀念現今卻仍廣泛在女性銀髮族裡漫延而且很厲害。

一位91歲老阿婆,因下肢明顯萎縮已無法行走,每天都需輪椅代步,幾年前就被診斷出失智而服藥中,一年前,因下體出血而住院治療過,而同時被發現下體泛紅,以黴菌感染治療,當時醫生內診時曾大聲叫痛,據兒子陳述,當時大家都以認為是陰道萎縮引起的而不以為意。不過從那時候起,老阿婆就每天每刻哼啊哼,兒子轉譯是痛的字眼,雖有再看數次醫生,但查不出異常,而認為是失智的不自覺反應,所以偶而給她吃個止痛藥,就這樣渡過一年餘,約2個月前,因下體又出血,兒子就帶來我的診間,我本以為是不好的事情,可是一內診一看,老阿婆下體一片泛紅,看此情景,我心裡已清楚一半,我先小心檢查陰道內部,確定血不是從子宮頸出來後,再用小棉棒測試外陰,老阿婆痛得直罵X妳娘,我們大家都笑了,我跟兒子(老阿婆都是兒子一手照顧,值得欽佩)說明病因,並說這需打針治療,一天後,他真的帶他母親來了,照我的預期,打完針,哼的次數就馬上減少,進來診間時,阿婆在輪椅上是一直垂頭的,針打完後她真的抬頭出診間的。可是一週後,兒子又帶她來了,說起初幾天有進步,不過這兩天又不行了,在幾位護士的協助下,老阿婆又打針了,之後聲音又少了,頭也再抬了。不過2週後又出現了,因下體測試的疼痛點已減少很多,我雖有再打針,但劑量已減半。之後很久就沒再出現,我以為應該OK了,可是約一個月後,兒子跟她出現了,當然又檢查又治療,泛紅已消,疼痛點已失,兒子也說好很多,只是想讓她更好,所以再帶她過來,我象徵性再打一針,到今日兩位都沒再來了,只是偶而兒子會再來拿下體專用藥膏而已,我曾問過他,他說母親目前蠻穩定的。對於銀髮族的身體疼痛,我們都會自然而然自動地把她們歸咎於老化,是自然的趨勢,是沒辦法的造化,我認為這是很不公平的很要不得的想法,不是老了痛了就該認命了。我在想,這位老太太若能早幾年就診斷出來下體的真正原因,若能適當治療,她就有可能不坐輪椅,有可能下肢不必萎縮,有可能不會哼啊哼被當作失智?

一位84歲的老太太,因左膝蓋長期疼痛而經常求醫,起初診斷是退化性關節炎,是年齡高所致,她也蠻認命遵守醫囑定時服用止痛藥,也吃了些坊間草藥或按摩或針灸,但疼痛依舊,甚至腰酸背痛等等也來了,不得以,聽醫生建議置換人工關節,但術後情況並無改善,甚至更厲害,她又聽另一位醫生建議再開一次刀換新的,可是也沒改善多少,她又轉換更大醫院,結果主治醫生卻認為是開刀引起的,將人工關節取出不再置放人何東西,但是老太太的左膝從此就無法再彎曲了,而直直地僵硬在那邊,也從此她就與輪椅為伴了。同時她的身體所有疼痛也沒揮別,到最後痛到連晚上睡覺都只能採坐禪式,根本無法平躺,連小便也困難起來,到最後嘴巴也開始日夜不停地唸唸有詞—我很痛我很痛,幾年來就這樣過去了,該看的科系也都看了,大家已習慣她的哼哼聲,有一天她女兒覺得這不是辦法,所以把她帶來我的診間,我跟幾位護士齊力把她抬上內診台,一看下體一片紅腫,我當時心底已有數,在診測陰道其它地方,也不出所料都痛得很(病人知覺反應仍很正常),與女兒說明之後,教導外勞擦藥的方法,並打了針,一週後回診,女兒說有進展,已能平躺,可是昨天又轉壞,所以又帶來,我再補幾針,之後2週又出現,唸唸有詞已減少很多,漏尿的情形也改善了,而最大的改變就是能倘在床上睡覺了,我再檢查一次,也再作了適當處理,這次之後每隔一個月她們才再出現,共2次,之後就沒再來了,老太太的疼痛已有十幾年,我在想若能即早像這樣找到病因並治療,可能現在不用輪椅也說不定。

銀髮族一般表達能力不是很好,身體疼痛的部位分佈多又很廣,描述起來又常常模稜兩可,所以常讓周邊的人誤解很多,最終都會被認為是無病呻吟,或勸勸老人家忍耐再忍耐,長期下來,輪椅族就多了,身體萎縮族也多了,這種強迫性與痛共存的現象我認為是不好的,我相信老人家本身也是不願意的,否則她們不會竟日在輪椅上哼阿哼直叫痛字抗議。所以女性尤其是銀髮族若有查不出原因的疼痛,來一趟婦產科,可以找到原因也說不定,大家共同來照顧老人家,長照一直被大家所關注,但是翻開所有的長照政策,都沒有一項是如何協助她們遠離身體痛苦,我認為這是極大的遺憾。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l4i0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7) 人氣()